Nanik不一樣的水蒸蛋

孫禮樂SUN Li Lok

 
Nanik

Nanik

Nanik是一位從印尼來港工作的家庭傭工。她家鄉在泗水(Surabaya ),是印尼第二大城市。泗水對她而言是一個發達且尚算富裕的城市。Nanik稱她家庭比較富裕,家是一個三層的獨立式村屋,像元朗的村屋一樣,擁有花園和天台。

來港以前,Nanik曾在STMIK Indonesia 完成大學課程,之後在住所附近開了一間餐廳,負責煮食的工作。

問到為什麼要來港工作,Nanik説主要是應付女兒的學費,而且她喜歡煮東西和做家務。

Nanik曾在香港三個家庭工作。一九九四年,Nanik首次離開家鄉到港當傭工,第一任的家庭是在元朗,後因僱主夫婦移民歐洲,在港工作兩年後就回家鄉。在二零零四年,她再到港工作,這次的家庭是在大圍,後因僱主夫婦離婚,又工作了兩年後就回家鄉。最後,在二零一四年,Nanik第三次到港當傭工,一直到現在。

問到有關工作時的開心與不開心,Nanik只説有關開心的事,絲毫沒有抱怨什麼不公和不愉快。她説三任家庭,自己最喜歡在大圍工作的兩年。

「老闆説不用做太多家務,照顧小朋友最重要。」

「小朋友的工作完成後,才做家務。」

Nanik稱最深刻的回憶是小朋友與她相處的時候。

「姐姐,姐姐,你叫什麼名字?」

她又教導小朋友怎樣數一,二,三。紅蘿蔔怎樣拼等。

Nanik説在那時候比較少在家做飯,只照顧小朋友,所以比較舒服。

Nanik説自己跟家人關係很好,經常用電話聯絡,尤其是與自己的女兒溝通最開心。她説今年是女兒讀大學最後一年,在港完成最後一份傭工合約就可以回家鄉,不用再賺錢供女兒讀書。希望可以快點回家見家人。

問到Nanik記憶中最深刻的食物,竟然是水蒸蛋。

在第二任家庭工作時,因水蒸蛋容易煮和入口,Nanik經常做給家中的小朋友吃。水蒸蛋的做法和材料都很簡單,先打雞蛋,用筷子不停打勻,放適量鹽,繼續打,放入量杯,加牛奶(蛋液:牛奶=1:1.5),在蒸碗裡滴上幾滴芝麻油,再打勻,隔著濾勺,將蛋液倒入碗中,蓋上保鮮膜,鍋中水煮開。上鍋蒸,將蔥洗淨瀝乾水,剁碎待用,用中火蒸十分鐘,取出,去掉保鮮膜,放少許生抽,放上蔥花,滴少許芝麻油。小朋友每次吃後都讚不絕口,把所有水煮蛋和白飯拌勻再吃光。其水蒸蛋最令人喜愛的關鍵之處是,加入了牛奶,令口感更嫩滑可口。

「姐姐,姐姐,這些蛋蛋很好吃噢。」

「小朋友説我做得很好吃!所以我一直很喜歡做水蒸蛋。」

Nanik在港工作時經常做水蒸蛋,可是她回家鄉做給家人時,她家人並不喜歡。

「我的家人並不喜歡水蒸蛋,味道很腥。」她再補充印尼的雞蛋和香港的不同,印尼的雞蛋味道比較腥。

「現在,那個小朋友應長大成人了,不知道他還有沒有吃水蒸蛋呢。」

Nanik已經離開那家庭很久,她還會經常做水蒸蛋給現任的家庭吃。可是現任的家庭成員都是青年和成人,不會像小朋友那樣直接地表達情感。可以的話,Nanik很想再聽聽那小朋友跟她説:「姐姐,姐姐,這些蛋蛋很好吃噢。」

時間是最殘酷的,一切都不能回頭,Nanik亦感嘆自己已在香港工作快十年,無論是那個小朋友或自己的女兒都長大了,很多東西都應該變了。我走去拍拍她肩膀,説:「你做水蒸蛋的水準應該沒有變吧,讓我下次探望你時也嘗一嘗,好嗎?]

透過和Nanik的對話,感受到她是一個樂觀和善良的人。她堅稱自己做人的宗旨是堅持和不怕辛勞,時刻提醒自己為什麼要到香港工作,警剔自己要供養女兒讀書,所以萬事都要忍。她説到自己在香港沒有什麼朋友,所以當老闆要求她不放假時,Nanik也沒有什麼所謂,也不會認為很慘。

 

 

文章

菲凡意粉

"Phantastic" Spaghetti
曾宛穎 TSANG Uen Wing
伍津樂 NG Chun Lok
孫禮樂 SUN Li Lok

食材最原本的味道——訪Sherry

The Rawest Tastes of the Food—Interviewing Sherry
曾宛穎TSANG Uen Wing

Janet:想啊,但回不去了

Janet: I Want to, But I Can’t Go back
伍津樂NG Chun L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