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t:想啊,但回不去了

伍津樂 NG Chun Lok

 

在旺角行人天橋上,我和她坐在同一張地席上,吃著她煮的巴東牛肉。「想啊,但回不去了。」當被問到想不想回家時,Janet這樣回答。

Janet的家在印尼雅加達(Jakarta),一個貧富懸殊問題很嚴重的城市。就像其他同鄉一樣,她也希望來香港工作,以求脫貧。與別不同的是,她的家族其實是雅加達少數的中產階層,在二十歲的時候,她嫁給了一個她愛的男人,而非父母安排的那一個。於是就像電視劇情一樣,Janet的家人無法接受她,並趕了她出家門。

「我沒有後悔,想著憑兩人的努力一定會成功的。」在遷出生活了二十年的安樂窩後,Janet和丈夫在街邊開小檔,賣巴東牛肉。巴東牛肉以牛肉、豆腐、薯仔等為主要食材,糅合各式各樣的香料烹調而成,濃郁的醬汁豐富了味道和層次感。憑著Janet出色的廚藝,小檔的生意是不俗的。在他們以為日子會好起來的時候,Janet懷孕了,是雙胞胎。她不可以再長時間工作,因為濃煙和街邊的空氣太污濁,會影響到胎兒的成長,於是她被迫在家休養。不幸亦都再次降臨在他們身上,在懷孕接近九週時,小檔附近發生交通意外,丈夫被車撞倒要送院留醫。那時候她要承擔的是接近四倍的支出,卻是零收入。Janet在產子後遷入一個位於鐵道旁的貧民區,只有約四坪的空間是她和孩子住的地方。在丈夫休養期間,Janet出去找了一份清潔的工作,每個月僅有一百萬印尼盾(即約五百多港元)。孩子慢慢長大,她也需要更多的金錢時,有一個朋友建議她做外勞。

「去香港做外勞,只需煮飯和打掃就能賺到現在三四倍的薪金,幾年後回來就可以買大屋,做生意,孩子也可以上更好的學校。」Janet被朋友的說話深深吸引著,所以在同年年尾便決定來港做外傭。那一年,她的兩個兒子六歲。

來港後,才發現事實沒有想像般輕鬆。起初是被中介壓榨,後來遇到一個要求很嚴格的僱主,每天除了要打理家務,更要照顧小朋友和長者,所有事必須一絲不苟的完成。她無奈地說,中介和僱主知道我們要是無法找到工作,就要回去,我們只能妥協,沒有選擇,因為家人很需要她的金錢生活。

言語不通,再加上工作壓力,令Janet感到更加孤獨。在一年多後,她終於換了一個僱主,同時亦認識了數個同鄉。在週末,Janet會煮她的「拿手小菜」:巴東牛肉。由於味道不同凡響,凡在附近的人,都會過來討一口。「香港人著重健康,食物以清淡為主,不會加太多調味料,更不用說香料。那些標榜正宗印尼咖哩的店舖為求增加客源,也減淡了香料的使用。基本上,在香港是找不到真正的印尼食品。」也只有在眾多同鄉聚在一起時,才有機會重嘗這份濃郁的味道。

除了獨制的配方,Janet還採用了最古老最傳統的方法:以柴火慢煮,香料亦不是現成購買,而是手工搗碎的。經過慢慢的攪拌和烹調,以及火候的控制,把牛肉放在充滿香料和椰奶的鍋內燉煮,待味道滲入牛肉裡面才為之大功告成。費時費心的過程使出來的成品更顯珍貴。

於香港工作的第十年,她的丈夫選擇要跟她離婚,而原因直至現在也沒有跟她解釋過。幸好兩個兒子懂事,即使Janet不在身旁依然很努力地學習,靠著每個月Janet匯到印尼的薪金生活。而真正改變Janet人生的事現在才正式開始。

Janet為了在每個月有更多錢匯回家,因此十年來從沒有回家,亦因此錯過了孩子的成長。所以她在離婚後的第三年決定辭去工作回到雅加達,用積蓄去開一間賣巴東牛肉的餐廳。但在同年三月,她愛上了一個同鄉,同性別的同鄉,名叫Party。Janet和Party在旺角天橋上認識,因為一份巴東牛肉,打開了她們的心扉。「大概是太寂寞,又或者是,在我丈夫離我而去時,她每天都陪在我身邊……是每一秒。」生長於傳統回教家庭的Janet和Party結為伴侶。「我無法回去,在印尼沒有一個人能接受同性戀,我也做不到在孩子面前坦白,這樣不但毀了我的一生,更會使整個家庭被歧視。」

她很愛她的兩個兒子,同時她也很愛她的伴侶,於是她回了一次印尼,重會了兒子和打點好一切後,又回到香港。她相信時間會為她的生活帶來轉變,由富變貧,再由貧變富。這些人生的歷練,更是她真正要接受的考驗,而她在當中所發生的、所付出的,只是一種過程。所以她沒有埋怨,因為結果如何對她而言並不重要,最珍貴的是她得到甚麼。

 

 

文章

菲凡意粉

"Phantastic" Spaghetti
曾宛穎 TSANG Uen Wing
伍津樂 NG Chun Lok
孫禮樂 SUN Li Lok

食材最原本的味道——訪Sherry

The Rawest Tastes of the Food—Interviewing Sherry
曾宛穎TSANG Uen Wing

Nanik不一樣的水蒸蛋

Nanik’s Unique Steamed Egg
孫禮樂SUN Li L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