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一般清,魚一般嫩——始終如一的Marilyn

謝芝琳TSE Chi Lam

 
Marilyn

Marilyn

身處香港的瑪麗蓮(Marilyn),每當想及家人之際,都會自己蒸上一條魚,如水一般清淡的蒸魚。

在香港,買一條活魚,得起碼花上百元,可是在瑪麗蓮的故鄉,吃魚便是平凡不過的事,一問之下才得知,菲律賓東星班在菲律賓人心中是個共同回憶。一尾約十兩重的東星班只需港幣三十元左右,於是瑪麗蓮第一道學會的菜式便是清蒸東星班。沒有加以燒焗,沒有加上醃料,就只要蔥段,些許醬油,便完成那水一般清淡的蒸魚。

瑪麗蓮在萊梅里市(Lemery)出生,居住在菲律賓一線城市的她,兒時生活不算難過,至少家中還能支付她上大學的學費,於是在那時尚算幸福美滿的她,結識了三個姐妹,並跟隨了耶穌的腳步。二十歲過去,似乎便得步入不斷失去的道路。瑪麗蓮說,菲律賓經濟起飛後,雖然擁有大學學位的她有著一份不錯的工作,可是收入並未有隨著物價升高。隨著兩名兒女的出生和長大,在餐桌上看見蒸魚的日子便愈來愈少了。作為基督教徒的瑪麗蓮,堅信主耶穌始終在她的身旁引領著她,無論是走過喜樂還是困苦之時,她想到自己幼時在父母照顧下的無拘無束,便決意離開菲律賓,遠赴香港工作,只為守護孩子那純真的生活。

儘管瑪麗蓮衣著端莊,操著一口尚算流利的英文,可是亦難逃歧視的魔爪。她一開始聽不懂廣東話,但聽得多總會知道「賓賓」的含義:「我不太理會這些說話,我只珍惜我現有的。」身於如大染缸一般的香港,不同文化沖擊後的餘震,未有留在瑪麗蓮如水一般清澈的內心。

瑪麗蓮在假日之時,會拋棄難得的玩樂時間,一大早起床便到教堂參加團拜活動。Elim Sinai教堂位於北角,是一間專門提供英語團拜給菲籍或印籍勞工的教堂。瑪麗蓮工作地點位於沙田,離北角很遠。

「星期日早上,我總會跟我的姐妹在教堂進行團拜活動,活動過後便到不同地方走走,有時是中環,有時是大埔。」瑪麗蓮經常跟著教會夥伴到香港各地遊走,有時會到深水灣觀看同伴的受洗儀式,還會協助清理海灘垃圾。聖誕節時會走上街頭,儘管沒有多少人理會,但仍然向眾人送上祝歌。在香港,她們是最孤獨的一群人,受盡各種白眼鄙視,又因為溝通失效而受到不公平的對待。可是瑪麗蓮仍保持積極樂觀的態度,把兩地家庭成員都給照顧妥當。

我問:「你有接受過受洗嗎?」「我希望有一天我亦能做到,但受洗前,我希望我保持潔淨。」瑪麗蓮說的潔淨出自心頭,再流向身體各方。當她每天晚上想念家人,徹夜難眠之際,便會蒸一條魚,一條如水一般清淡無味的蒸魚。「我吃了蒸魚,就有力氣工作。」儘管大環境誘惑甚多,可瑪麗蓮的內心就如剛蒸好的魚肉般幼嫩,不改做法,就只保持對社會的希冀。

同學們與Marilyn Students and Marilyn

同學們與Marilyn Students and Marilyn

 

 

文章

賓至如歸

“Pheel” Like Home
林楚軒LAM Choi Hin
張諾亞ZHANG Nuoya
王熙桐WONG Hei Tung
任雋詠YAM Chun Wing
謝芝琳TSE Chi Lam

拋棄早餐的決心——賭上一切的Marissa

The Determination of Giving up the Breakfast—Marissa who Would Give Everything
林楚軒LAM Choi Hin

愈是美好,愈需等待——Michelle滋味濃郁的醬醋豬肉

Good Things Come to those Who Wait—Michelle’s Exquisite Adobo
張諾亞ZHANG Nuoya

Michelle記得的香港味

The Hong Kong Flavor in Michelle’s Memory
王熙桐WONG Hei Tung

Marilyn思念的味道

The Flavor Marilyn Misses
任雋詠YAM Chun W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