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lyn思念的味道

任雋詠YAM Chun Wing

 
Marilyn

Marilyn

Marilyn是位菲傭姐姐,在菲律賓擁有一對兒女,兒子二十一歲,女兒十六歲。菲律賓的收入實在不足養活孩子們,因此六年前她隻身來港工作,慶幸遇上一戶好人家。僱主是一對年輕夫婦,同樣也是一家四口。不同的是,先生是香港人,而太太則是日本人,育有兩個小孩,一個四歲,一個只是剛出生五個月而已。平日在家他們都是以英語溝通為主,Marilyn負責照顧兩個孩子,和他們一家的起居飲食。

年輕夫婦每天早上都會給她留下便條,列著當天三餐吃甚麼:「今天晚餐煮一杯半米,白灼菜心、蒸肉餅、再加一條今天在市場看到新鮮的魚。」每天她都會帶著便條出門到市場買菜。

「來香港之後基本上都只是為他們做飯而已,也沒有煮過家鄉小菜,他們想要吃甚麼我就煮甚麼,也不用我煩惱做甚麼菜才好。」香港家庭吃的就是一般的中菜、小菜,清清淡淡,配上一碗白米,有時候可能會滾上一鍋湯,每人一碗,冬天晚上喝著,特別溫暖。

Marilyn最愛吃魚,甚麼魚都愛吃,不管是蒸魚、炸魚、煎魚,她都喜歡。魚是菲律賓的家鄉小菜常用的食材,除她以外,她的家人都很愛吃魚,特別是她做的。偶爾會回鄉看看丈夫、親親孩子們,為他們做出最美味的晚餐。可能因為太過想念,她記得那幾頓晚飯真的比平日更美味。女僱主是日本人,日本人都愛吃魚,三文魚、鯖魚等各種魚種她都愛吃,有時會跟Marilyn聊起魚的烹飪方法來,晚餐也會奉上各式各樣的魚類作餸菜。

但她最愛做的食物都不是魚,而是炒麵。

香港人最熟悉的炒麵大概是「豉油王炒麵」,配粥吃也可,光吃也可,當早餐也可,當午餐也可,反正是一款在香港家傳戶曉、經常會食用的食物之一。但很少人會在家中親自煮炒麵,一般都是在茶樓、大排檔、粥店吃的。

但Marilyn卻會弄炒麵。

在菲律賓,炒麵(pancit canton)是一款傳統菜式。Marilyn的母親在她小時候時已經教她怎樣煮出美味的炒麵,做法跟香港大有不同,他們會加入馬鈴薯、捲心菜、雞肉,然後將所有材料混在一起炒,這樣就完成了一味菲律賓的傳統家鄉菜式。這種炒麵不會只有豉油的鹹,也因為加了蔬菜和馬鈴薯而比較健康。在家鄉,Marilyn做飯給家人吃時,也少不了這道菜。她的孩子們都很愛吃。

僱主家的小孩好像總對她的家鄉有興趣,也會問問她的家鄉在哪兒。「有時候也會弄我家的炒麵給他們吃,感覺就像是做給我家裡的兩個孩子吃一樣,只是做給別人的孩子吃。看到他們吃得很滋味,我也會很滿足。」越是這種時候,越會想念身處家鄉的親人。

女兒常常嚷著要她帶點香港的食物回去,「媽媽,帶點麵回來。」不知為何女兒愛吃香港的麵條,Marilyn也就會帶點回去,回去也會做點香港菜式,他們全家都很喜歡,可能因為是Marilyn煮的,所以特別美味,也特別喜歡吧。也可能是因為過於思念,所以無論吃甚麼,都能吃出食物的甜,吃到做飯的人的心思。

「甚麼時候最想念他們?每天都很想念。」每當想念的時候,就會給他們撥視訊通話,看看他們的樣子,想要知道他們今天過得怎樣。吃了些甚麼、做了些甚麼……統統都想知道,因為實在不想錯過孩子成長的每一天。

有時候看著僱主一家滿足地吃著她親自烹煮的飯菜,Marilyn都會想起遠在菲律賓的家人。每逢周日,她都會外出跟朋友見面,各自煮點菜,然後聚在一起,一起吃著家鄉的小菜,一邊聊天一邊說笑,大概能減輕一點離愁,分散一點思鄉之情,至少知道很多人也跟自己一樣,離鄉背井隻身來港工作。

Marilyn讓我們嘗一口她和朋友們一起煮的飯菜,雖然早已被風吹涼了,但她們吃時,我們卻在她們臉上看到滿足和幸福。嘗過一口之後,稍涼的麵條和小菜在嘴中慢慢被唾液暖回來,嚥下去以後,終於明白為何她們會因而露出幸福的笑臉。

思念就是能令食物變得更美味的魔法,不管本來好吃不好吃,光是知道箇中心思時,就能吃到令人會心微笑的味道了。我們別過Marilyn,食物的餘香還在口腔裡徘徊,彷似她對家鄉不盡的思念,和對家庭的愛,像這味一樣,就這樣一直在齒縫間洩出來,永不消散。

同學們與Marilyn Students and Marilyn

同學們與Marilyn Students and Marilyn

 

 

文章

賓至如歸

“Pheel” Like Home
林楚軒LAM Choi Hin
張諾亞ZHANG Nuoya
王熙桐WONG Hei Tung
任雋詠YAM Chun Wing
謝芝琳TSE Chi Lam

拋棄早餐的決心——賭上一切的Marissa

The Determination of Giving up the Breakfast—Marissa who Would Give Everything
林楚軒LAM Choi Hin

愈是美好,愈需等待——Michelle滋味濃郁的醬醋豬肉

Good Things Come to those Who Wait—Michelle’s Exquisite Adobo
張諾亞ZHANG Nuoya

Michelle記得的香港味

The Hong Kong Flavor in Michelle’s Memory
王熙桐WONG Hei Tung

水一般清,魚一般嫩——始終如一的Marilyn

As Clear as Water, as Tender as Fish—The Unchanging Marilyn
謝芝琳TSE Chi L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