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mi還沒有煮好的豆餅

葉珩之YIP Hang Chi

 
Umi

Umi

「小時候吃過最深刻的食物……應該是豆餅(tempeh)。媽媽時常煮,天天都煮,印尼當成『飯』一樣去吃。」

「豆餅很容易弄,加點黃薑、芫荽、蒜頭、鹽,下鍋去煎,吃的時候一定要配一條小辣椒!先咬一口小辣椒,再吃豆餅……就很滿足了。」

「印尼人覺得有營養的食物是甚麼?豆腐、雞蛋、魚、牛、奶……還有最重要的,豆餅,所以天天吃,頓頓也有。」

Umi Rokhmah Suwarno(下稱Umi)說起豆餅的時候特別高興,掛在臉上的興高采烈難以模仿,除了利用網路展示了不少圖片之外,還親自到廚房拿出了正在準備的豆餅,惟獨我問可否試一口的時候她大笑說我傻,全因那是還沒有煮好的。

「可能因為小時候窮,吃飯通常都是豆餅,要不就是蝦片,再不然就是豆腐,不像香港人,餐餐都一定有肉。」

說得一口流利廣東話的Umi,雖然偶有發音不正之處,但都能迅速反應過來,以英語補救,顯得她聰明伶俐的溝通對答使她能與香港人融洽相處,全因她自從一九九四年起就在香港工作,理由無他,還是因為經濟考量。

Umi除了父母之外,還有一個哥哥,一個姊姊,以及兩個弟弟,家庭關係良好。哥哥和姊姊跟著行商的公公生活,大家相隔一、兩個星期才見面一次,不算太親近。Umi和兩個弟弟的生活較為貧窮,除了住在以木材建成、滿是細洞的房子裡之外,還得幫父母工作才可以賺到自己的零用錢,也就是下田幫忙耕種。

「我父母也是務農的,家裡一點也不富裕,我和兩個弟弟想買甚麼都得去田裡幫忙,父母會給我們零錢作為報酬。相反,跟著公公生活的哥哥和姊姊就算是呼風得風,喚雨得雨了。」

後來,偶然一次的機會下,Umi得知當時一個在香港發展的親戚生活非常富裕,有自己的房車出入,更能夠在香港買房子、置業!差天共地的生活不禁令她暗暗在心中定下目標:要像那個在香港的親戚一樣變得富有!要來比印尼更有錢的香港!加上當時家裡需要錢去讓兩個弟弟唸書,Umi毅然在高中一年級的時候離國,飄洋過海來到香港。

豆餅 Tempeh

豆餅 Tempeh

提到在香港的慢長歲月,她率先想起一段長達六年的僱傭關係,提起的時候臉上還少不了黯然的神情。

「我試過在擎天半島照顧一個家庭長達六年多。他們一家人不把我當成外籍傭人看待,不單將我視作家裡的一分子,那個我主力看顧的老爺爺更待我如其他兒孫。合約開展三年多後,那位老爺爺離開人世,我才忽然發覺自己好像也不將他視為老闆,心中總有種酸溜溜的感覺,不捨得也難受。」  

縱然來到香港的時候年紀尚淺,還在讀書的階段,但Umi並沒有因為年輕時離國而忘記印尼,忘記自己的家鄉。在香港工作一段日子後,Umi回到印尼結婚。重新踏足家鄉,她提起自己成長的城市東爪哇省的瑪琅(Jawa Timur Malang)。

「那個城市在印尼而言治安不錯,就是有點冷,沒有說很有錢,可也算不上是落後的地區。」

也許是離鄉太久,她沒有我預想中那樣,興致勃勃地描述家鄉,也沒有掛上一道因為談及家鄉而生的真摯笑容。在我看來,她眼神當中滲透著絲絲迷茫,不是對那個城市沒有絲毫的情感,但也非掛念它至死去活來的地步。也許她早已習慣了離鄉別井的生活,也從傭人工作中找到自己生活的小樂趣。

「在婚後,我發現了我喜歡煮菜,煮甚麼都行!唯有西式甜品是我的弱點,因為以前嘗試過一次結果失敗了,自此之後都有了恐懼,也無心再度挑戰。」

即使在番薯糖水和心太軟之間,Umi會毫無懸念地選擇前者,全因為當時一次嘗試的失敗,不過,Umi並不是一個會因為害怕而卻步的人,更不會因為昔日的受傷而逃避。

 

 

文章


輕鬆快捷——濃香咖哩雞配印尼風情蝦片

Easy and Quick—Curry Chicken with Indonesian Shrimp Crackers
史燕婷SZE Yin Ting
葉珩之YIP Hang Chi
倪嘉穎NGAI Ka Wing
田暢TIN Cheong Shirley
黃湘筑HUANG Xiang Zhu

Maylyn:你們不會喜歡的,它的味道很特別

Maylyn: You Won’t Like It Because of Its Special Flavor
史燕婷SZE Yin Ting

Umi手握的刀

The Knife in Umi’s Hand
倪嘉穎NGAI Ka Wing

Rastimi:他現在也很愛喝這個湯

Rastimi: He Still Loves this Soup
田暢TIN Cheong Shirl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