躍上地面的九肚魚——蘇迪在港的韻律泳

鄧灝晴TANG Ho Ching

 

Mangut,這是印尼一種烹調魚類的方法。煮出來的醬汁呈黃色且濃稠,重辣

味,與咖哩相似但味道略為不同。若將mangut這種烹調方式配上九肚魚,便是蘇迪(Mamik Sudarwati)最愛的菜式。

在家鄉的那段日子,這道菜式或其他魚類幾乎終日在飯桌上流連。由於蘇迪的親戚都在街市賣魚,所以她能免費把新鮮的魚類帶走。對於經濟拮据的蘇迪家,這可謂一大幫助。

蘇迪一家五口住在泗水(Surabaya),是印尼第二大的城市。雖則鄰近巴里島,不時亦能看見外國人的身影,但旅遊業對當地實則沒有正面影響。她環顧那不像樣的家,遍地泥石,牆壁有裂縫,家裡更沒有洗手間。這樣的環境要擠下弟弟、丈夫和孩子,她於心不忍。小小的店舖無法為家人建成通往未來的隧道,蘇迪把心一橫,決定來港工作。

Mangut

Mangut

蘇迪直言,起初曾想過到沙地阿拉伯工作,因為從印尼來港的移工不多,亦一直有傳香港僱主態度差劣,甚至因移工不懂廣東話而動粗。也許是上帝閒得很,跟她開了個玩笑,最後她還是來了香港工作。

初來港的時候,她膽小得像混濁的魚眼,對一切事物都有所畏懼。「怕!甚麼都怕!當時的我害怕乘搭升降機,也不敢乘坐地鐵,因為鄉下都沒有這種東西。」話畢,她自己也笑了起來。

來港十二年,她看這座城市的目光已變得清晰。回想過往的種種,她坦言難忘第一份工作:照顧一位現已仙遊的婆婆。「剛照顧婆婆的時候,每天喝早茶她都罵我。不論在食客還是侍應面前,她都要痛罵一番。有次罵得太狠,我徑直哭了起來,但這一切僅源於我不吃豬!」

蘇迪 Mamik Sudarwati

蘇迪 Mamik Sudarwati

後來她和婆婆好好溝通,得知婆婆認為要特地為她點點心很麻煩。她理解自己作為移工的立場,為了保住工作她只好放棄回教徒身分。幸好婆婆自此對她十分友善,她倆也再沒有起衝突。

婆婆的子女經常會來探望她,每次一來整屋也是人。蘇迪從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也找到來港後第一股「暖流」。「我喜歡烹飪,剛好婆婆一家也喜歡吃辣,經常會叫我煮印尼菜。我經常會煮印尼咖哩雞、炒飯或魚給他們吃,雖然他們都沒說甚麼,但看到餸菜被吃光,自然感到開心。」

「記得以前飯後,婆婆的媳婦會在廚房切生果,我則在旁清洗碗碟。婆婆的媳婦叫我先吃,我說我的手骯髒,就先把水果放在碟上,誰知她立即把生果餵到我嘴裡。那刻我知道:他們都把我當『自己人』。那時婆婆已需坐輪椅,我每天都得推著她,由南山邨走到深水埗街市,再走回家。若然婆婆的兒孫來吃飯,我更要背著十多人份的餸菜。雖然辛苦,但我樂意照顧他們,因為他們待我如家人,在那裡我找到幸福。」

快樂的時光持續了六年,最後婆婆離世。他們一家沒再和蘇迪續約,她只好另覓僱主。「再沒有一户人家有他們給我的感覺。就像現在的僱主,起初親切,倒頭來卻是個假象。我被聘到她家裡工作的第二天,她命我劏十多條魚。我劏了幾條,她便破口大罵,指我劏得不對,一手把刀搶過去。」面對這樣的情況,蘇迪只好苦笑。儘然無奈,但為了家人能過上好日子,她唯有忍耐。

蘇迪的「勞力」並沒有白費,她換來了一間完整的房子。她沒有後悔當初所下的決定,倘若她沒有離鄉工作,她的家人仍舊須睡在爛泥上。然而,她也有屬於她的夢想。她不假思索,說:「我想當一位好媽媽。」

由於蘇迪和丈夫清晨便要上班,所以蘇迪未遠洋工作時,四點多便要起床。她會到附近的街市買菜,做好早飯,便叫女兒起來。那時她的女兒只得五歲,她把早飯放在桌上,替女兒換好校服並讓她坐在椅子上。女兒還未睡醒,仍不時打瞌睡,她看了心便疼。假如她們家裡狀況好一點,她便不用一大早把女兒叫起來,不用趕在自己上班前替女兒打點好一切,還要留她一個在家。

「我看著我的女兒,覺得她很悽涼。惟生活所迫,我經常遺下她一個人,我不能陪在她的身邊。到我來港那年,兒子僅得兩歲。身為母親,我竟缺席了二名孩子成長的時光。如果不用到別處工作,我希望能當一位好媽媽。」說時,她眼眶紅了一圈。

 

 

文章


包裹—從遠方寄來的味道

Parcel—The Flavor Sent from the Faraway Homeland
李慧詩 LEE Wai Sze
林峰丞LAM Fung Sing
陳偉業 CHAN Wai Kin 
張文慧CHEUNG Man Wai
鄧灝晴 TANG Ho Ching

此處安心是吾家?——訪Rowena 

Home Is Where My Heart Lies — Interviewing Rowena
李慧詩LEE Wai Sze 

遠洋的母親——訪莫妮卡

The Mother across the Ocean— Interviewing Monica 
林峰丞LAM Fung Sing 

遠洋的女兒——訪阿卡娜

The Daughter across the Ocean— Interviewing Akana
陳偉業CHAN Wai Yip 

Jasmin:我想到我的女兒,她自己一個人

Jasmin: I Think of My Daughter, who Is All Alone by Herself
張文慧CHEUNG Man W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