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洋的女兒——訪阿卡娜

陳偉業CHAN Wai Yip

 

星期天清早,草地沾滿昨夜的濕氣,旁近公園的數棵小樹,枝椏間混雜了平行的樹影。九龍仔公園涼亭下有女孩練拳,舉腳撞擊擋板,「咔刻」地喊著。數步之遙,有小孩在草地追著父親踢開的球奔跑。他差點踩過阿卡娜(Akana)她們鋪下的餐桌布,阿卡娜仍保持微笑,看過手機後就接續說著。

左起(from left to right):阿卡娜Akana、 阿卡娜姨母Akana’ s Aunt、陳偉業CHAN Wai Yip

左起(from left to right):阿卡娜Akana、 阿卡娜姨母Akana’ s Aunt、陳偉業CHAN Wai Yip

「媽媽煮的 adobo十分好吃,我們的僱主也很喜歡。」adobo與中國的東坡肉很相似,不過不會下紹興酒調味。首先需融掉三茶匙砂糖,燒成落日黃,加入醬油、冰糖,一邊烹煮一邊攪拌。豬肉則用胡椒、大蒜預先爆開,再與醬汁同放一鍋,燉煮三小時。「兒時媽媽回來煮這道菜,我和弟弟們經過廚房聞到豬肉香,就會很早圍在餐桌前,霸著有利的位置夾菜。不過媽媽總叫我讓弟弟,把大份的都先夾給弟弟。」阿卡娜撅嘴說著。母親莫妮卡笑著說:「沒想到妳記到現在。」阿卡娜以前與父親和兩名弟弟一起住在黎牙實比的農場,母親為謀取生計,在阿卡娜幼稚園畢業不久,就到了香港當移工,每年暑假才回來數天。

「每當和媽媽視訊,都會有種孤獨的感覺,很多說話想說,但怕媽媽擔心就沒說。不過現在來香港工作後,我就明白有些說話不應該放在心底。那時媽媽應該很想聽到心底話吧。」阿卡娜母親沒有回應,側身繼續聽著。

「媽媽到香港以後,家中就只有我一個女性,雖然有些同學家庭也是這樣,但我都想媽媽多點在身邊。」「所以你就過來香港和媽媽一起工作?」我繼續追問道。

「媽媽在這邊是一個原因吧。不過最主要還是來這邊可以掙到更多錢。」在菲律賓,剛畢業的大學生每月只有大概三千元港幣的薪酬,來香港工作最少也會有四千五百多元收入。所以阿卡娜大學畢業不久,就過來香港當移工。「我其實喜歡跳舞,最近特別喜歡Julia Barretto的表演,有時也會想如果可以當她的舞蹈員就好了。」我們邀請她跳一支舞,母親和姨媽在旁邊起哄,她害羞地推卻了。

「除了舞蹈員這工作,妳還有什麼特別想做的嗎?」她瞥了一眼腳下的小草,說道:「在加拿大定居生活吧。我曾想過在香港定居生活,不過之前法院都裁決不可能了,唯有想著去其他地方。加拿大那邊也有我們的親戚在當移工,我也想到那邊看看。」圍著足球場有一條棕色的跑道,有男人帶著耳機奔跑著,阿卡娜坐在餐布上,卻又好像跑得更遠。莫妮卡拿起用膠袋裝著的adobo示意我們一塊兒吃,我吃了一小塊豬肉,終於明白阿卡娜為何會將小時候的瑣事記到現在。

「很好吃吧?」我們開始盛讚莫妮卡的廚藝。莫妮卡打趣說道:「我回到菲律賓以後,他們說我變得不懂得下廚了。」「中式住家菜大多是煎炒炆蒸,這些都是基本煮法,將材料預備好下鍋就成了。菲律賓菜難處在於難找材料,特別是以前的黎牙實比,沒有超級市場,市集與我們家有一段距離,若不是自己種植,菜心也很難找到。食材匱乏下,更需講究的就是心思了。」她補充道。

我們調侃阿卡娜說:「不知道妳的廚藝是否及上妳媽媽呢?」她斬釘截鐵說道:「這當然,我來香港以後就一直跟著媽媽學習,除了廚藝方面,打理房子也是強項來的。」看見阿卡娜爛漫的笑容,讓我彷彿看見二十年前的莫妮卡。我不禁幻想,假若那時莫妮卡沒到香港,阿卡娜會坐在爐邊堆柴生火,莫妮卡則用雙手醃豬肉,弟弟們在外面打鬧,父親在看報紙,矮房子與矮房子間有涼風吹過,adobo的醬油味隨著燒滾的熱氣飄散至每一角落。

我問她們道:「為什麼最近會煮adobo啊?」阿卡娜說:「農曆新年嘛,有客人會來僱主家拜年。僱主也想我們煮adobo讓客人品嘗一下。」

「那麼如果要選一份食物,有什麼菲律賓食物是你會推介給我們的呢?」

她們討論良久,阿卡娜說道:「就puto bumbong吧,那需把紫糯米、鹽、糖塞進竹筒裡,再用大火烘它,待熟了拿出來放在香蕉葉上,灑上椰奶和糖就可以吃了。」

星期天清早,陽光筆直落在涼亭的尖頂處,光與影劃成分界,陽光在草地上放映著影子談笑。「不知道這道菜有什麼故事?」我把這話吞到肚子裡,說了再見。

 

 

文章


包裹—從遠方寄來的味道

Parcel—The Flavor Sent from the Faraway Homeland
李慧詩 LEE Wai Sze
林峰丞LAM Fung Sing
陳偉業 CHAN Wai Kin 
張文慧CHEUNG Man Wai
鄧灝晴 TANG Ho Ching

此處安心是吾家?——訪Rowena 

Home Is Where My Heart Lies — Interviewing Rowena
李慧詩LEE Wai Sze 

遠洋的母親——訪莫妮卡

The Mother across the Ocean— Interviewing Monica 
林峰丞LAM Fung Sing 

Jasmin:我想到我的女兒,她自己一個人

Jasmin: I Think of My Daughter, who Is All Alone by Herself
張文慧CHEUNG Man Wai

躍上地面的九肚魚——蘇迪在港的韻律泳 

The Bombay Duck Dancing on the Ground—Mamik Sudarwati’s Artistic Swimming in Hong Kong
鄧灝晴TANG Ho C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