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in的soto soup

林子健LAM Tsz Kin

 

「這真是一個愉快的訪問。」訪問完畢後,我和兩名組員與一眾印尼朋友大合照,三名受訪者要求我們吃完她們的印尼食物才可以離開。當我們三人離開時,不約而同地說出這個看法。

起初訪問Rein的時候,我以英語說明自己來自浸會大學,訪問內容是關於異鄉的經歷云云,試圖告訴對方來意,對方卻一臉疑惑地望著我,再露出一個友善又略為尷尬的笑容,笑著告訴我她的英語不太好。我方才知道原來Rein不懂粵語,英語程度亦不算太好。因此跨越語言障礙,便成了我們之間重要的挑戰。

同學們與被訪者合照,後排右一是Rein Students and the interviewees. Rein is in the second row, the first one from the right

同學們與被訪者合照,後排右一是Rein Students and the interviewees. Rein is in the second row, the first one from the right

家鄉食物是我們首先討論的話題。Rein是一名印尼女傭,從她介紹的幾道印尼菜色中,她最喜愛一種叫soto soup的雞湯。原來在Rein年幼時,她的母親在家鄉東爪哇省(East Java)開了一間咖啡店。雖然Rein稱之為咖啡店,但原來除了售賣咖啡外還會售賣一些當地菜色和小食。Rein的母親除了在咖啡店售賣soto soup之外,平常亦會在家烹調給家人,因此Rein便經常喝到這款湯。

Soto soup是Rein最喜愛的家鄉食物,但對她來說,成長卻令她喝soto soup的機會越來越少。Rein於中學二年級便因為家庭負擔不起學費而輟學,轉而工作賺錢。免費教育的機會,並不存在於印尼的國度,這也是Rein英語程度不太好的原因。Rein在輟學後於當地擔任了八年製衣工人,在第八年與當時的男朋友分手,因為這個原因,她毅然離開傷心地,開始外傭生涯。在香港工作之前,她曾先後於新加坡和台灣工作。她在新加坡任職外傭五年,在台灣三年,在香港則是踏入第九個年頭。

在香港,Rein和一些外傭朋友在每個星期的假期都會相聚一次,分享食物、談天說地、唱歌跳舞,在一個星期的忙碌後喘息一下。當天她們沒有烹煮soto soup,卻讓我和兩名同學嘗試了一些印尼的地道小食:印尼蝦餅、青瓜沙律和米餅。青瓜沙律和米餅沾上特製的辣醬,份外美味。原來,Rein在新加坡擔任外傭的時候,這種相聚的機會每月只有一次,而在台灣,更是完全沒有。

印尼蝦餅

印尼蝦餅

「Three years? 」「Really? 」這是她跟我道述台灣的經歷之後,我反複詢問的問題。那時候的我正張開口,難以置信和愕然地望著她。作為旁觀者的我,實在難以想像Rein如何撐過這沒有任何休息日的三年。對於大部分香港的大學生來說,每周除了周六日的假期外,平日動輒亦至少有一天休息日。面對我的反應,她滿面笑容,像嘲笑著我一樣,說:「Yes!」從她的反應看來,這些苦彷彿對她來說根本並不怎樣。但我知道,當中的苦只有當事人自己明白,大概把每月的薪水匯到家鄉的那個瞬間,是她撐下去的唯一動力。

因為在香港有較多假期,Rein也較多機會喝到soto soup。她有時候會自己煮,有時候會在售賣印尼食品的店舖裡購買。她有時候更會在聚會中與友人分享,友人亦會分享給她。對於她來說,在香港當外傭的經歷,都要比在新加坡和台灣的好,這正正解釋了為什麼Rein截至現在於香港工作了九年之久。

Rein在這九年間沒有轉換過服務的家庭,一直為一個四人家庭服務。僱主夫婦的女孩現在已經十一歲,但是與他人相處仍然感到異常害羞。原來女孩患上了一種精神病,令她不僅在跟他人相處時出現問題,亦使她不能妥善地控制自己的情緒。女孩現在正接受每周一次的治療,因此情況已經略為改善。

女孩曾經在發怒時把桌上所有物品掃到地上,亦曾經無故拳打弟弟,Rein為了阻止女孩便抱著她,女孩在Rein的懷裡不斷地哭,Rein一邊抱一邊安撫她的情緒,一抱就用上了數個小時。女孩年幼時不能好好地睡覺,Rein每天只好花費幾個小時哄女孩入睡。

在我看來,Rein在香港的經歷不比在台灣的時候輕鬆,我這時候的愕然亦不比她講述台灣的經歷時少。我不解Rein為何在這個家庭工作九年之久而不轉換新環境。她說當孩子有一天長大,不再需要她的時候,她便會離開。原來,這些年的經歷雖然辛苦累人,但不知不覺間,日夜的照料已經使她對孩子們都產生了感情,她覺得她有責任留下來照顧孩子,孩子們不能沒有她的照料。我恍然大悟,笑著問Rein有沒有料理過soto soup給孩子們,她亦笑著說她料理過兩至三次,但是每次孩子們都不喜歡,她只好料理本來的香港菜色給他們吃。

每兩年,Rein在簽署新合約前都有大概兩個星期的假期,她每次都會回鄉探望自己的女兒,Rein的女兒現在正於印尼就讀高中。Rein打開通訊軟件,向我展示女兒傳送給Rein的照片,Rein的女兒在其中一張相片中穿著校服與朋友合照,在另外一張照片中穿著有特色的服裝在台上跳舞,Rein就這樣微笑著告訴我女兒許多事情。他們見面的時間確實很少,每個星期亦只能利用通訊軟件聊天一次,但他們倆的感情卻很好。雖然,Rein不能為女兒料理soto soup,卻一直在遠方幫助女兒完成自己不能完成的事。

訪問完畢了,其他兩位同學的受訪者都會說粵語,她們笑著說要是我們沒有把小食吃完便不准走。我們說不好意思吃光他們的食物。她們說: 「唔緊要啦,你地平時冇機會食吖嘛。」會聽一點點粵語的Rein只是在旁邊微笑。我看著他們三位的臉孔,明白到原來快樂是可以那麼的簡單和純粹。說實話,在整個訪問過程中,除了soto soup是一種雞湯外,我真的一無所知。我只知道就算它的味道是甜、酸、苦還是辣也好,都不重要,因為一碗充滿愛的湯肯定是很美味的。

 

 

文章

椰!印尼夠薑Go

Yeah! A Cake to Ginger Up
陳偉健CHAN Wai Kin 
蕭煜培SIO Yuk Pui
林子健LAM Tsz Kin 
張耀鋒CHEUNG Yiu Fung 
馮詩華FUNG Shi Wah

忘我廚娘的浮沉─Adee的gado gado印尼沙律

The Ups and Downs of a Devoted Cook - Adee’s Indonesian Salad, Gado Gado
蕭煜培SIO Yuk Pui

沙律也可當主菜—來自印尼的Arny

Salad as a Main Course - Arny from Indonesia
陳偉健CHAN Wai Kin

辣味人生——Sri的rawon

A Spicy Life - Sri’s Rawon
張耀鋒CHEUNG Yiu Fung

人生這碟pecel——Ayda的十年挑戰

The Pecel of Life - Ayda’s 10-Year Challenge
馮詩華FUNG Shi W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