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律也可當主菜——來自印尼的Arny

陳偉健CHAN Wai Kin 

 
同學們與被訪者合照,後排左一為Arny Students and the interviewees, Arny is in the second row, the first one from the left

同學們與被訪者合照,後排左一為Arny Students and the interviewees, Arny is in the second row, the first one from the left

「坦白講,有邊個唔想留喺自己地方打工,去咁遠打工,貪好玩咩!」

雅莉(Arny)用一口流利粵語跟我對談。原本打算作半小時的訪問,因為雅莉與友人的熱情分享和款待,我足足逗留了近兩小時,坐到她面前,你絕對能感受到她對生活拼搏的堅持。

她先介紹一款家鄉辣沙律,名字叫rujak。我邊吃邊聽她的故事。

「我住在印尼東爪哇。那頭多數都是普通鄉村,村裡的人大多念完小學便出來找工作,我兩位姐姐如是,兩位妹妹如是,我當然也不例外。」

雅莉的姐妹比她幸運,能在東爪哇找到收入挺高的工作,有的則嫁了個不錯的對象,開了所雜貨店。而雅莉呢?生了兩個小孩之後,單靠兩夫婦在印尼工作的微薄收入,實在支撐不起兩位孩子上學的費用。故此,於女兒準備上學之際,雅莉便決定到外地打工。

我抵不住那沙律的辣醬,實在辛辣得很。

這款rujak並沒有固定材料,青瓜、蘋果、菠蘿、沙葛、雪梨等等都可以要來做沙律,反正切成粒狀、片狀或條狀便可以了。然後加入花生的辣醬,於蔬果的表面塗上一層,攪拌,即可食用。

「隨便啦,甚麼蔬菜生果都可放進去,你喜歡就行,不要太拘謹。」

雅莉形容她跟家人的關係為「朋友」。

她家中好像沒有長次之分,父母也不會如其他印尼家庭般嚴厲。小時候,雅莉每每放學後便跟姐姐妹妹在村裡跑來跑去,跑到累了,就回家吃一小碗rujak,補充能量後又再繼續跑。

「我們還會游泳呢,脫一脫衣服就大伙兒一起跳進池塘,多方便,水不會太深,很涼快。有時候媽媽還會跟我們一起游。」

現在的小孩卻不怎運動了,他們都只顧著對住那些發光機器,因為他們的朋友就住在發光機器裡。

雅莉口中的合成畢業照 Photomontage that Arny mentioned

雅莉口中的合成畢業照 Photomontage that Arny mentioned

「我很想跟我的孩子聊天,就這樣輕輕鬆鬆的聊一個下午,好像你和我這般。兩年才回去印尼一次呀,我有時主動跟兒子說話,他責備我騷擾他玩遊戲機,等他玩完這回合,他又約了朋友外出,根本沒時間相處。」

雅莉笑著解釋,可能平時身處異地都可視像通話,對兒子來說,隔著螢幕和面對真人,可能都沒兩樣。

這rujak實在太辣,我中斷訪問,不停喝水,雅莉馬上拿了杯酸果汁給我解解辣。

雅莉一行人分享給我們的rujak Arny and her friends shared rujak with us

雅莉一行人分享給我們的rujak Arny and her friends shared rujak with us

聽雅莉分享,上次回國探兒女時,大兒子剛好升讀大學,平時都待在宿舍,不會主動弄吃的給自己。

「讀工程,我也看不懂那些複雜英文,你看看,你應該讀得懂。」她在手機開了張照片給我看。

噢,是電子工程。她兒子是整個家族第一個大學生。

「所以上次回印尼我弄了不少rujak給他帶回宿舍,豈料他竟然說不吃雪梨,雪梨的糖份太高,他怕長胖。」

咬了兩口,這碗rujak好像有雪梨粒,確實很甜。

雖然要離鄉別井,每隔兩年才可回印尼一趟,但雅莉仍很樂觀地面對香港的生活。

香港環境好,治安好,他們可以做很多於印尼一輩子也沒機會做的事情。來港十多年,雅莉還發掘了不少個人興趣,雖然一星期只有一天假期,但有心學有心嘗試的話,仍可抽出少許時間去發展自己的興趣。學剪裁衣服,學唱歌,學畫畫,學太極,學結他。

「你看看她,她剪裁長裙很有技巧;她呢,坐在斜對面的那位,就是她拉我去學太極的,還有她們……」雅莉指著遠處彈著結他的兩位朋友。

「如果在印尼打工,我們怎會可以這樣玩,又怎會有一天能甚麼都不顧就這樣坐在公園聊天,其實都挺幸福的!」

手上的rujak已吃了大半,我好像習慣了這帶有辛辣味道的沙律,甜甜酸酸,舌刺和口腔卻有著股刺痛感,然而再吃一口,蔬果的汁液把刺痛都帶走了,過兩秒,那股刺痛感又再出現,有趣得很。

「一開始真的很辛苦,東爪哇沒冬天的,在這裡工作,特別是冬天要做家務,手指頭凍得生滿凍瘡,動彈不得。食物味道又不慣,唯有星期日放假才可自已弄些家鄉菜。」雅莉指著我手中的rujak。

幸好今年香港的冬天很暖。

「多辛苦都要工作,不工作就沒錢,沒錢兒女就不能上學,那他們就要跟我一樣做這類型的工作,我想他們舒服點,所以我辛苦點也沒所謂。」

可幸的是,大兒子已考進大學,兩、三年後畢業便可找份好工作。雅莉打算在香港多工作數年,待兒子工作穩定後,才回家鄉找份較低薪水,但能接近家人的工作。

雅莉滑動手機螢幕,展示一張看起來有點假的照片。

「這是張合成相片,我剛來香港工作時兒子幼稚園畢業,但沒辦法,兩年合約才剛開始,但人家的孩子都有父母陪伴,他特意前一晚打電話給我,問我明天會不會回印尼,我就只好忍住眼淚跟他說對不起。」

後來雅莉於假日去找同鄉幫忙拍張單人照,然後跟兒子的畢業照合成,寄回家鄉。兒子收到照片後開心得隔著電話吻了雅莉幾遍。

我把整碗rujak都吃光了,味道很複雜,只有親口嘗過的人才會明白箇中味道。

「你都要加油呀,讀書畀心機,得閒就自己試下整碗嚟食,又易整又好味,又健康!」

 

 

文章

椰!印尼夠薑Go

Yeah! A Cake to Ginger Up
陳偉健CHAN Wai Kin 
蕭煜培SIO Yuk Pui
林子健LAM Tsz Kin 
張耀鋒CHEUNG Yiu Fung 
馮詩華FUNG Shi Wah

忘我廚娘的浮沉─Adee的gado gado印尼沙律

The Ups and Downs of a Devoted Cook - Adee’s Indonesian Salad, Gado Gado
蕭煜培SIO Yuk Pui

Rein的soto soup

Rein’s Soto Soup 
林子健LAM Tsz Kin

辣味人生——Sri的rawon

A Spicy Life - Sri’s Rawon
張耀鋒CHEUNG Yiu Fung

人生這碟pecel——Ayda的十年挑戰

The Pecel of Life - Ayda’s 10-Year Challenge
馮詩華FUNG Shi W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