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di的印尼撈麵

李特LI Tak

 
Yadi

Yadi

「食飯啦!」隨著Yadi聲音的落下,一道道家常菜出現在餐桌上。青蔥蒸魚、蒜蓉炒通菜、豉油雞翼,雖然我吃過午餐,但看著眼前這這一桌菜,便不禁吞了一下口水。她將碗筷排放整齊後,便功成身退,回到廚房裡吃她的印尼撈麵加湯。Yadi的麵上有一顆太陽蛋,她說這是她的平常午餐。印尼撈麵我也常吃,可煮成湯麵這種作法我卻是頭一次聽。我看著她吃得津津有味,忍不住問:「印尼撈麵為什麼不是撈著吃?」她回答:「我從小就是這樣吃的!」

Yadi告訴我,小時候煮印尼撈給她吃的人便是她的外婆。在Yadi只有四、五歲的時候,她的父母便到其他城鎮打工,一個月只會回來一次,留下她和外婆兩人留守在泗水(Surabaya)。說到外婆,Yadi不禁流露出內疚的神情。外婆年紀老邁,而她每年卻只能回去探望外婆一次,平時存下來的錢她都盡量用來買藥物和保健品,然後寄回去給外婆。由於童年與外婆相處的日子比和爸爸媽媽的還要多,Yadi把外婆當作最親近的人,把印尼撈煮成湯麵這種作法就是從外婆身上學來的。

「外婆的牙不好,所以不喜歡吃乾巴巴的撈麵,她說麵條要煮得軟軟才好消化。」Yadi故意提高了聲線,像個抱怨中的孩子一樣。

「那麼為什麼不直接吃湯麵或者粥呢?」

「因為外婆說她小時候沒吃過泡麵。」Yadi回答。

這讓我想起我的嫲嫲,她好像也特別喜歡吃泡麵。

「那麼你也覺得這樣比較好吃嗎?」我繼續好奇。

「一開始我覺得不好吃,我跟外婆說:『外婆,別人都是撈來吃的,沒有人煮成湯的。』可她不管我,慢慢地我也習慣這種吃法了。」Yadi苦笑,眼神卻充滿了溫柔。

我看著Yadi的麵,有些東西沉澱在清澈的湯底中,我始終無法想像印尼撈煮成湯麵的味道。另外,我也想不透這印尼撈湯麵的做法,究竟是先把麵撈好,然後再加湯吃;還是像一般即食麵那樣,把麵放進滾水中泡,然後最後加調味料。

Yadi表示煮印尼撈湯麵最重要的是湯底。和一般的做法不一樣,她先把調味料倒進水裡,煮至沸騰,接著加兩顆蕃茄進去,再加少許鹽,這樣就做成了湯底。Yadi說,這樣製作的湯底酸甜中帶有撈麵的香辣味,還可以按照自己的口味加入適量的青蔥或醋,味道完全不輸給外面餐廳的拉麵。Yadi興致勃勃地跟我說著她的做法,好像是在介紹什麼名料理一樣。聽著她輕快的聲線,我彷彿能理解這碗湯麵的美味之處了。

說了那麼久印尼撈麵,我有點好奇,Yadi又是怎麼看其他即食麵呢?

「除了印尼撈麵以外,你平時有吃其他的即食麵嗎?」我問Yadi。

「來了香港之後,我吃過許多不同的即食麵,香港本地的、日本的、韓國的,在印尼哪有那麼多口味!」Yadi回答。

「那麼你覺得哪種最好吃呢?」作為一個喜歡吃即食麵的人,我很好奇這一點。

「還是印尼撈麵最好吃!要支持一下家鄉的食物嘛!」Yadi笑得合不攏嘴。

「加湯的那種對吧?」

「對!」

訪談的最後,我建議Yadi在香港買些其他即食麵回去給外婆試試,Yadi也覺得這主意不錯,但她始終認為,要親手做給外婆吃才有意義呢!

 

 

文章

全球化的漏網之魚—辣鹹魚湯撈麵

The Fish that Escaped the Net of Globalization – Spicy Salted Fish Soup Noodle
葉文龍YIP Man Lung
楊雪汶YEUNG Suet Man 
章海欣CHEUNG Hoi Yan 
李特LI Tak

Sih的印尼鹹魚香

Sih’s Indonesian Salted Fish 
葉文龍YIP Man Lung

思鄉卻不成病——自言幸運的Sih

Home(sick) – Sih Who Sees Herself as the Lucky One
楊雪汶YEUNG Suet Man

「姐姐」Yadi

“Sister” Yadi 
章海欣CHEUNG Hoi 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