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鄉卻不成病──自言幸運的Sih

楊雪汶 YEUNG Suet Man

 

甫進屋,她便熱情地向我們打招呼,問我們想知道哪道印尼菜的做法。她笑彎的眉眼埋藏著她逼不及待想要分享家鄉菜的興奮,縱然來港多年,家鄉的味道仍然是她無法割捨的牽絆。

她在言談間說了許多次她是個幸運的人,她可掬的笑容便是最具說服力的證據,然而她也談到她離鄉別井超過十年,為的就是家中三個子女。她從馬來西亞、新加坡,再到香港工作;從只懂印尼文到會說廣東話和英文,她努力地在世界夾縫中活出一片小天地。古龍寫過「愛笑的女生運氣不會太差」,我想她的經歷正好印證了這句話。她樂觀知足的性格替她在這個世界建了一間小小的紅磚屋,任憑外頭狂風暴雨,能夠呷上一口咖啡、吃一袋印尼零食,都已是她所認為的小確幸。以幸運作為七年來港工作的小總結確實讓筆者意外,預想中的壞老闆、歧視、思鄉難耐都沒有發生在她身上。她最小的女兒與老闆的長女Mika同年,對子女的思念寄託在僱主兩個女兒身上。她沒有盲目寵溺,亦沒有冷眼旁觀,她儼如Mika和妹妹Mia的另一個母親,嚴厲的斥責、溫柔的擁抱、細心的叮嚀,她說Mia和Mika早已成為她在香港的家人,是她暫緩思鄉的良藥。在我詢問她與老闆夫婦的關係前,她又說不但Mika、Mia視她為家人,連太太先生也對她很好。新聞上的剋扣工資、強行取消假期等事情不但沒有發生在她身上,原本合約上規定只能兩年回鄉一次,也因為太太擔心她會太想念家鄉,讓她每年回家一個月。

縱然想念家鄉的味道,Sih卻說她很喜歡香港菜,平日也大多吃中菜。Sih笑說她早已習慣香港的飲食,七年來的早餐都是一杯咖啡和一片吐司,午餐和晚餐都是中菜,只有覺得吃膩了才會動手煮印尼菜。給僱主一家準備晚餐的四餸一湯,兩素兩葷,煮的也是道地香港味。也許是瑞士雞翼、豆豉蒸排骨,也許是瑤柱豆苗、上湯蒸水蛋,也許是煎釀豆腐、青紅蘿蔔湯,實在難以想像這些餸菜是出自一個非「香港人」之手。

這一切一切都成為了她喜歡香港的原因。曾在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工作的她被香港深深吸引,香港人在她印象中是最友善的。她心中的香港人不吝嗇自己的友善,每次出門總會和她打招呼,又會主動幫助狼狽的她,甚至相較以福利聞名的新加坡,香港對來港傭工的保障來得更多。她眼中的香港有著萬般的好,好的老闆、好的福利、好的人民、好的飲食,然而這些好很大部分來自她自言幸運的樂天知足,倒不是香港有多好,而是美好的靈魂看到的世界總歸比較美好。

我難以按捺心裡的好奇,既然Sih如此熱愛著香港,那麼香港算得上她的家嗎?她又會認同自己是半個香港人嗎?她面上的笑容僵硬了一秒,眼中盡是不捨,才道出她只會在香港多留一年,之後就會辭職回印尼陪伴家人。她說:「我很喜歡香港,香港的一切也很好,但香港始終是一個工作的地方,永遠不會成為我的家。我是印尼人,所以我要回去,我的家就只有印尼。」

願你回家的路途一切安好,願幸運一直守護你。

 

 

文章

全球化的漏網之魚—辣鹹魚湯撈麵

The Fish that Escaped the Net of Globalization – Spicy Salted Fish Soup Noodle
葉文龍YIP Man Lung
楊雪汶YEUNG Suet Man 
章海欣CHEUNG Hoi Yan 
李特LI Tak

Sih的印尼鹹魚香

Sih’s Indonesian Salted Fish 
葉文龍YIP Man Lung

「姐姐」Yadi

“Sister” Yadi 
章海欣CHEUNG Hoi Yan

Yadi的印尼撈麵

Yadi’s Indonesian Instant Noodles 
李特LI Ta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