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h的印尼鹹魚香

葉文龍YIP Man Lung

 

今年是Sih從印尼來港工作的第七年,她對於現在的生活很滿意。

假日時,她會跟五位同來香港的朋友聚會。她們會借用各自僱主的廚房,每人煮一道菜出席聚會。Sih最喜歡的印尼菜是香辣鹹魚(ikan asin pedas)。她介紹說:「鹹魚跟紅色辣椒和綠色辣椒一起炒。」聽起來這道菜很簡單,只不過是在街市買一條鹹魚,再買幾個不同顏色的辣椒,切好後放到鍋裡炒而已。正當我因這道菜如此簡單而感到失望之際,Sih補充:「我沒見過香港有餐廳賣這道菜。」她解釋,ikan asin pedas用到的鹹魚是印尼鹹魚:「如果朋友放假去印尼呢,我叫她帶(鹹魚)回來。」所以,這一道ikan asin pedas,看似只是簡單的鹹魚炒辣椒,其實十分講究——單單是食材,就帶着家鄉的味道了。

訪問結束後,我不禁覺得Sih的故事跟她喜歡的ikan asin pedas很相似──得知她的經歷後,便知道她淡淡說出的「滿意」,其實來之不易。

Sih來自印尼中爪哇省的芝拉扎縣(Cilacap)。她們一家住在獨立屋,跟香港的公寓很不一樣,也不同於香港的村屋。她說,像村屋那種幾層高的獨立屋只有在城市才能看到,那都是有錢人住的。而她住在鄉村,居所遠比香港的房子簡陋。

家鄉的生活條件落後,主要是因為貧窮。她說:「在那邊做家務只有約一千五港元一個月。」她似乎不願意透露在香港的工資。但香港外傭的最低工資自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八日起上調至四千五百二十元,剛好是Sih家鄉工資的三倍。所以,即便工資比香港人要低,對於Sih來說,香港的工資已經讓她感到欣慰。「在(印尼)那裡找工作不容易。」Sih說,這揭示了她在家鄉面對的困境──缺少工作崗位,難以脫貧。

她離鄉別井,就是想要從窮困的泥沼脫身。她現在有三個孩子,其中兩個在上大學,小兒子還在上小學,所以她飄洋過海來到香港,成為家裡的經濟支柱。「來香港之前是和老公一起賣豆腐的……離家後,我老公不能自己做豆腐賣。」她說,如今有其他人在菜市場賣豆腐,取代了他們原來的生意。

原來,她離開家鄉的第一站不是香港。來香港前,她曾先後去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當外傭。

她憶述當年第一次到異國工作,是為了養家。那時候年紀較小,心裡十分害怕。「我不會說話,不會工作。」Sih只有小學程度的學歷,不諳英語,中文更是一竅不通,還好她當時的僱主很友善,用心地教她工作和傳授教育小孩子的方法。

後來她去到新加坡,負責照顧老人家。「老闆人很好,但是我覺得悶。」她說老人家經常睡覺,沒有人跟她聊天,便覺得無聊:「小孩子就不一樣了,他們會走來跟我玩。」

當時Sih在馬來西亞和新加坡都是為華人工作。她說,三地之中香港工資待遇最好,但當時她不會中文,所以只能先去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工作。在工作之餘,她還參加中介公司的培訓,學習中文和英文:「公司那裡可以讀書,可以玩,可以培訓。」她在新加坡等到香港的簽證,終於踏上來港之路。

她來到香港,一做便是七年。

Sih來港七年期間,每兩年回家一次。在異鄉時,她只能通過手機的鏡頭,才可以看到家人的模樣。「一定會想念家人的,但要賺錢,沒辦法了。」她無奈地苦笑着說。在香港時間久了,她形容自己跟僱主是一家人。七年來,僱主待Sih很好,她也視僱主的孩子如同自己的子女一樣。

談到將來,她還是打算回印尼的。她說,現在的合約在二零二零年期滿,她打算不再續約。Sih對於自己的決定,她是這樣解釋的:「家裡的小孩,還有我老公不讓我繼續在香港工作,想讓我回去陪他們。」她還說,兩年一度的假期只有二十幾天,相處的時間不夠,她的家人經常說想念她,所以,她決定放棄香港的工作,回去家鄉了。

對於即將回鄉,Sih立即回應:「我當然開心啦!」然而,既然Sih視僱主是自己的家人,所以不管是家鄉的家人,還是在香港的僱主一家,於她而言都是很重要的「家」。兩個相隔千里的「家」,只能二選其一,選擇的過程中會面臨怎樣的矛盾呢? Sih說,她也會不捨得僱主一家,「我還沒走,就已經想哭了,我還沒跟老闆講,沒想好怎樣講。」但她覺得自己是印尼人,最終也會回到自己的家鄉。這種想法,有點像中國人所說的落葉歸根——在異鄉的人始終都想回到自己的家鄉。

Sih還說,回印尼後,她想做老本行,在菜市場做生意。她還計劃不賣豆腐了,改賣其他東西。她覺得,多年來出門在外,所見所聞都能夠幫她在未來的事業上有所發展。

這就是Sih簡單的「滿意」背後的不簡單。同樣,家裡的小菜看似簡單,但對於在異鄉的人而言,故鄉的味道得來不易。

我一直很好奇,ikan asin pedas一定要用印尼鹹魚製作,那麼印尼的鹹魚跟香港的鹹魚有什麼不一樣呢?Sih說,它們不論在鹹度還是香氣上也不一樣。「我試過在香港的街市買鹹魚,做不出那種味道,那種味道只有用印尼的鹹魚才能做得出來。」她說。那種味道,大概是與記憶重合的味道吧!

 

 

文章

全球化的漏網之魚—辣鹹魚湯撈麵

The Fish that Escaped the Net of Globalization – Spicy Salted Fish Soup Noodle
葉文龍YIP Man Lung
楊雪汶YEUNG Suet Man 
章海欣CHEUNG Hoi Yan 
李特LI Tak

思鄉卻不成病——自言幸運的Sih

Home(sick) – Sih Who Sees Herself as the Lucky One
楊雪汶YEUNG Suet Man

「姐姐」Yadi

“Sister” Yadi 
章海欣CHEUNG Hoi Yan

Yadi的印尼撈麵

Yadi’s Indonesian Instant Noodles 
李特LI Ta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