鯪魚知道的那些事──愛吃家常菜的Runi

黎劍昇LAI Kim Sing

 

下午六時許,Runi獨個兒在廚房準備晚餐,她從裝滿食材的藍色環保袋裡取出一罐豆豉鯪魚,然後將醃製好的鯪魚切成細件,倒進已經燒熱了的油鑊上炒,漸漸彌漫出一種引人回家吃飯的香氣。

Runi

Runi

「來到香港,要說特別喜歡的食物就是豆豉鯪魚,以前在家鄉裡經常吃這種魚,所以現在吃的時候格外有一種親切感。」

Runi來自於印尼比馬,家裡的兩個哥哥和姊姊全都結婚了。她作為最年幼的女兒,在比馬的時候主要是照顧家人,甚少有外出工作的經驗,家裡的經濟收入都是靠父親和兩位哥哥工作來維持。但因為一次父親患病而需要一筆長期的醫藥費,她開始揹起賺錢養家的責任,先在馬來西亞工作,兩年前才來到香港任職家傭。

「印尼的人工不高,足足少香港三倍,因此我在這裡工作才可以負擔起父親的藥費。」

油麥菜炒豆豉鯪魚這道香港家常菜式,是Runi來到香港以後才學懂的。她記得在印尼的時候家人經常以辣椒去炒鯪魚,是一種價廉簡單的烹調方法。

「印尼菜式的味道都比較濃烈,通常會放很多辣椒和香料調味,而香港的則比較清淡和健康,所以我也喜歡吃這裡的家常小菜。」

豆豉鯪魚都炒香了以後,Runi就將洗乾淨的油麥菜加入拌炒,並加入一點點的糖和鹽調味,再來把鑊蓋上。焗三分鐘就可以了。Runi在袋子裡拿出了兩個馬鈴薯,說要把它切絲加入醋炒,這是僱主一家最喜歡她煮的一道菜。如今很多事情都來得熟練的Runi,憶述剛來香港的早段日子,臉上就露出了絲絲的苦笑。

「剛來香港的時候覺得害怕,因為周圍的東西都很陌生。但現在已經沒那麼害怕了,因為香港人都好友善。」

Runi來到了異地,幸好當時印尼的表姊也在香港工作了一段時間,在大小事上可以有個照應。但表姊也不能分分秒秒陪伴左右,有些難題總要一個人面對。談及最難忘的一次經歷,Runi說是她第一次獨自搭39M小巴到黃大仙大成街買餸──「太太只帶過我去一次」。她差點搭錯車,幸好有途人提醒。她又試過在街市被店主欺負,對方賣了一塊品質欠佳的豬肉給她,也有在場的香港人幫她抱不平,最後順利帶著「戰利品」回到太太的家中。這些經歷讓香港人樂於助人的印象深深留在她的心裡。

「這是香港話裡的『人生路不熟』。」她苦笑道。

相比起香港高樓大廈林立,Runi的家鄉比馬卻全是平房,建築物大多是一排排連在一起,由很多小馬路相隔,馬路上經常會看到一部部電單車,數量比汽車還要多。

「雖然設施沒有香港來得完善,但比較有自然氣息,隨處可以見到很多樹木,空氣清新很多,衛生情況也不錯。」

每當假日,Runi就會和同是在香港工作的表姊到九龍城寨公園裡休息,或是到金鐘與同鄉聯誼。有時會帶上各自準備的食物,這個時候,她就會用辣椒炒來一盒豆豉鯪魚,帶到聚會上與同鄉分享。Runi說,要把工作賺來的錢寄回比馬,給父親治病,因此看見想吃但價格較昂貴的餐廳都不會走進去。「有時亦都會在麥當勞或肯德基坐上一天。」她帶著微笑說。

「我最希望是能夠賺到足夠的錢,可以回到家鄉起屋,令家人生活過得更舒適。」Runi的理想與其他外地移工的一樣是如此簡單卻具有重量。訪問臨近尾聲,Runi將煮好了的一道道菜從廚房裡移到餐桌上,這時門鈴響起了一聲「叮噹」。

「是細姐姐回來了。」

太太的小女兒放學回來,而這裡有她愛吃的菜等待著她。

後記

在訪問完成後的第二天,細姐姐嘉謠在WhatsApp裡傳來這張相片,一個透明膠盒子裡裝上了辣椒拌梅菜豆角,及Runi愛吃的鯪魚。

「Runi說這是平日在街市買到的印尼鯪魚飯。」

嘉謠後來繼續分享她與Runi之間的生活點滴,就想起了一件Runi試過被人偷電話也不敢作聲的往事。

「她就是很怕事,在家吃飯時也不敢隨便夾餸,說話時也不敢大聲。」

異地的生活經驗,陌生的城市似乎也是Runi膽怯的其中原因,但事情往往都不是只有一面,在看似膽怯的另一面,我注意到的是Runi的溫柔和細心。

 

 

文章

Fusion菜—煎釀鯪魚X蝦醬海鮮炒飯

戴雪殷TAI Suet Yan
黎劍昇LAI Kim Sing 
羅迪莎LO Tik Sho 
莫詩琪MOK Sze Ki  
羅浩雲LAW Ho Wan

為家而煮,因家而樂的Jessie

Cooking for Families, Happiness for Me – Jessie
戴雪殷TAI Suet Yan

June:想要有一個房子

June: A Place to Call Home 
羅迪莎LO Tik Sho

Novie的異鄉夢

Novie’s Dreams in a Foreign Country 
莫詩琪MOK Sze Ki

Leticia周日的家鄉菜

The Taste of Home on Weekends – Leticia 
羅浩雲LAW Ho 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