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家而煮,因家而樂的Jessie

戴雪殷TAI Suet Yan

 

廚房裡,水柱沖刷碗碟的嗞嗞聲和樂乎乎的小曲混在一起。

水聲止住,Jessie哼著小曲從廚房走出來,揚起親切的笑容,把手上的水漬擦在衣服下擺,用英語打了聲招呼。

問到Jessie在家鄉是說什麼語言,她拿過紙,用可愛的圓潤字體寫下四種菲律賓語言。不少香港人都會兩文三語,但Jessie更厲害了。

Jessie

Jessie

「伊洛卡諾語(Ilocano)、宿霧語(Bisaya)、希利蓋農語(Ilonggo)、他加祿語(Tagalog)和英語。」Jessie舉起手指頭逐個數著。

「我的爸爸說伊洛卡諾語,媽媽說宿霧語,老公說希利蓋農語,他加祿語則是菲律賓全國通用的,菲律賓的中小學都有教英語的。」自小便處於多語環境,Jessie沒有突兀之感,跟語言和家人們都相處融洽。

布基農省(Bukidnon)享有「棉蘭老島糧米之鄉」的美譽,首府是馬拉巴拉市(Malaybalay City),Jessie的家就在馬拉巴拉市的南部──Sto. Niño。Sto. Niño長年溫潤的氣溫、充足的雨水量,以及肥沃的土地,都是很適合孕育農作物的溫床。

來港前,Jessie是個家庭主婦。她做好家裡的家務,會到家後方的農地幫丈夫忙。田裡種的主要是大米和玉米,買家會定時到Jessie家把收成品頂在頭頂拿到市場賣。收成不錯的話,Jessie家就會有額外的收入。

Jessie伸出三隻手指,雙眼睜得更大,咧嘴笑說:「是三隻豬哦!三隻豬!」

收成農作物除了拿去市場賣,有些則用來填飽一家人的肚子,多了三隻豬可使一家的飯桌更為豐盛。

在Jessie的餐桌上,三餐必定有的是米飯,因為下田耕作可是需要很多的體力。三餐是必須的,很多時候不夠食材去弄新的一頓,就要在上一頓省著,留待下一頓再弄熱來吃。餸則是將豬肉和雞肉混在一起,炒成滿滿一大碟,務求要把肚子塞得滿滿的。

為了改善一家人的生活,Jessie在二零一六年離開綠意盎然的布基農省,遠赴到香港做家庭傭工。當時女兒只有十三歲,兒子只有五歲。

「媽媽要到外國去工作,每年能回來一次。」Jessie對年少的兩姊弟直言,沒有加任何哄騙或修飾:「雖然媽媽不在家,但爸爸會好好照顧你們的。」

對於母親要離家到遠方工作這麼長的時間,孩子們沒有哭鬧。經常互相打罵只為爭看一個電視節目,要媽媽出來調停的小姊弟表示理解,承諾母親會乖乖的。

Jessie安心地踏上通往卡加延德奧羅市(Cagayan de Oro)的石板路,搭上帶她飛往香港的飛機。

問到Jessie第一次來到香港的感受,Jessie便傾前身子,兩手一拍。

「那時候我非常興奮!」Jessie的聲音也隨著雙眉和嘴角上揚,兩手張開比劃著:「因為我可是第一次離開菲律賓到海外,還要是香港這種國際城市!」

Jessie雙目圓睜,兩眸的閃爍似是重回第一次剛到香港機場時的新奇,兩手張開似是想要將香港的景物都納入懷中。

問起第一位僱主的時候,一直笑容滿面的Jessie先是皺起眉扁起嘴,再嘟起嘴發出「噢」的感嘆聲。

第一位僱主的家裡小孩要上學、大人要上班,很多時只有Jessie一人和婆婆待在一起。只有爸爸會說英文。Jessie不能經常打給家人。小小的屋裡沒有Jessie可以訴說的對象,淺黃色的牆紙亦未能為愛熱鬧的Jessie帶來半點溫馨的感覺,她被孤獨和不安慢慢蠶食。深夜裡,Jessie在客廳的小沙發床上蜷縮著不能入眠,想念著家裡的熱鬧,更流下溫熱的淚來。

最後,Jessie還是終止了合約,十四天內找不到新僱主便要強制回鄉。在將要強制回鄉的三日前,徬徨的她遇上了現在的僱主。

「她想找個不怕狗的,可以照顧Sunny。」

門外的柴犬Sunny躺在地上,露出白乎乎的肚皮,雙腿踢蹬。

「我又怎會怕呢?」Jessie的手在身前橫劃,笑說:「我家四處都是自由蹓躂的狗。」

有時候思鄉之情襲來,回家的念頭驟然冒出。但Jessie知道自己遠赴香港是為了讓家人有更好的生活,她要壓抑自己想要回到那暖意盎然的家的衝動。

「貿然回去可是要用很多錢的!」Jessie豎起左手的五指,用右手逐根扳下去數著開支,搖著頭嘟噥道:「要買這買那,又要買機票什麼的,太貴了!」

Jessie經常用手提電話聯絡遠方的家人,現在的僱主更讓她做完家務,便可外出跟同鄉的朋友相聚。在聚會裡,大家會吃些菲律賓蝦片等的小零食,重嘗家鄉風味。Jessie就是這樣填飽對家人和家鄉的思念,整個人充滿能量便可以應付接下來的工作。

Jessie以前在家做飯的時候很喜歡用魚露。先將小魚和蝦洗好,把它們去骨去殼後再碾碎,放進一個瓶子裡頭,加入少量水和很多鹽,封好瓶蓋,放置在陰凉的地方待它發酵,大約放一個星期左右便可食用。

魚露發酵過後有豐富的穀胺酸,所以有一股鮮味(umami),沒吃過的人或會覺得刺鼻。可當魚露混入在飯菜之中,魚露的鹹味和甘甜滲透進米飯菜肉裡,卻能輕柔地牽引出蘊藏在內裡的鮮味。

Jessie越洋過海來到異方,歷過尋覓,熬過孤獨,找到適合她的僱主、在香港的家和她的生活方式。Jessie用工資給家人原本細小的鐵頂磚屋進行加建,又給丈夫買來多一公頃的農地,家裡收入增加了一倍,但Jessie仍未打算回家。

「我應該會工作多六至十年,我媽媽的地給了別人,我想幫她買回來。如果孩子們想繼續讀書,我也會供他們繼續讀下去。」

被問到對於自己想要的,Jessie挑起眉想了想,隨即樂呵呵地笑說:「我自己沒什麼想要,現在這樣就很好了。」

 

 

文章

Fusion菜—煎釀鯪魚X蝦醬海鮮炒飯

Fusion – Fried Stuffed Mud Carp x Shrimp Paste Seafood Fried Rice 
戴雪殷TAI Suet Yan
黎劍昇LAI Kim Sing 
羅迪莎LO Tik Sho 
莫詩琪MOK Sze Ki  
羅浩雲LAW Ho Wan

鯪魚知道的那些事──愛吃家常菜的Runi

Carp knows: The Enjoyable Home Cooking – Runi 
黎劍昇LAI Kim Sing

June:想要有一個房子

June: A Place to Call Home 
羅迪莎LO Tik Sho

Novie的異鄉夢

Novie’s Dreams in a Foreign Country 
莫詩琪MOK Sze Ki

Leticia周日的家鄉菜

The Taste of Home on Weekends – Leticia 
羅浩雲LAW Ho 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