豁然的沉重——年輕母親Fredelyn的故事

胡嘉熙WU Ka Hei

 

我和另一位同學到訪在朋友家中工作了七年之久的菲律賓籍家庭傭工Fredelyn Licuanan Galanta。她略懂一點點英文,起初我還因為語言不通而緊張,但甫踏進家門,Fredelyn經已從房中走出來,親切地張開雙手想要擁抱我們一樣,嘴角流露出有如家人般的溫暖。我從未經歷這過般的熱情,手足無措地上前回抱了一下,便急不及待想要了解Fredelyn的背景,想要感受她的故事。

Fredelyn and 胡嘉熙WU Ka Hei

Fredelyn and 胡嘉熙WU Ka Hei

左起(from left to right):胡嘉熙WU Ka Hei、Fredelyn、林倩婷LAM Sin Ting

左起(from left to right):胡嘉熙WU Ka Hei、Fredelyn、林倩婷LAM Sin Ting

約莫七年前,Fredelyn在朋友的介紹下得悉到香港當家庭傭工的途徑,她沒有太大的猶豫,因為她知道故鄉有很多女性,特別是年輕婦女都會到外地工作。她便很快跟中介公司簽了合同飛到香港,在陌生的地方開展她人生新的一章。

「隻身來到陌生而遙遠的香港工作,不會想念家人和故鄉嗎?」這時傻傻的我明知故問:有錢哪有人會願意離鄉別井呢?而這個問題挑起了甚麼似的,Fredelyn睜大了雙眼,靠前看著怯了一怯的我們,輕拍了一下掌,喚醒眼前兩個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年輕人,笑著說:「哈哈!當然會想啊!但為了賺錢可不能隨便回家嘛!」

Fredelyn家裡有三個孩子,雖然兩個孩子都長大了,但年紀最小的兒子才剛讀小學,正值非常需要家人的愛和陪伴的時期,「你的孩子們不會很掛念你嗎?」她毫不猶疑地便回答:「當然會啊!但我來香港工作才有錢養我的家庭,給他們錢生活啊!他們可以上好一點的學校、可以買喜歡的東西吃……就算捨不得也沒辦法,而且我能給他們錢買他們想要的東西,他們也是開心的啦!」「故鄉還有些頑固的老人家會說,我們到有錢的地方當傭人是為了自己過得快活呢!」一段的嬉笑怒罵,眼底的一抹沉黑,黯然藏著的也許是習慣已久的無奈與思念。我靜靜注視著Fredelyn嘴上的豁然,心裡頓時有一陣不明所以的難受湧上心頭,但我還是繼續訪問。

這時,Fredelyn遞了她的手提電話過來,屏幕顯示是一則視像來電,原來她想給我們看她平時工作以外的活動。她說傭主一家待她極好,除了要把日常家務做好、三餐準備妥當、接送行動不便的奶奶外,都有很多的空間給她自由活動。每晚她都會跟家人用視像電話通訊,看著兒子愈長愈大是她努力工作最大的欣慰。有別於其他傭工會在周末和假期到公園、街道上與朋友相聚、遊玩,她是一個虔誠的天主教教徒,假期都會到教堂崇拜,朋友都是在教堂相聚,完結後很快便回家,所以可以看見Fredelyn的外地工作生活非常簡單,但她卻過得相當快樂。

 

 

文章

代代相傳的Adobong Baby

Adobong Baboy – From Generation to Generation 
胡嘉熙WU Ka Hei
林倩婷LAM Sin Ting 
陳嘉琪CHAN Kana Ka Kee 
黃海晴HUANG Hoi Ching

Fredelyn的燜豬肉

Fredelyn’s Braised Pork 
林倩婷LAM Sin Ting

Harnela的節日之味

The Holiday Flavor by Harnela 
陳嘉琪CHAN Kana Ka Kee